丰子恺先生有一幅以「冬岭秀孤松」为题的漫画-平顺新闻
点击关闭

国际国内新闻-丰子恺先生有一幅以「冬岭秀孤松」为题的漫画-平顺新闻

  • 时间:

乔碧萝首次露脸

冬日裏的小確幸莫過於「貓冬」,我的貓冬和這祖孫有點相似:搬了藤椅到陽台上,背對陽光坐着,隨意翻幾頁閒書,喝茶吃點心,或者眯着眼睛看看花,打打瞌睡,冬日就是這樣暖暖的可愛。

豐子愷先生看淡世事,內心安寧,畫筆下流露的多是塵世的溫情。比如他的漫畫《冬日可愛》:一位頭戴棉帽蓄着胡鬚的老人,雙手揣在棉袍袖子裏,坐在門前,旁邊坐着同樣打扮同樣姿勢的孫兒,祖孫倆懶懶地曬着太陽,很是享受。老人腳邊蹲着一隻黃狗,小狗崽仰面看着媽媽,門檻上一隻貓咪被太陽曬得眯起了眼睛,窗口處擱着一盆盆栽,葉綠花紅,生機盎然。院子裏,公雞母雞帶着小雞仔覓食,幾隻鴨子嘎嘎地悠閒踱步……溫馨的氣息瀰漫在畫幅中,也浸潤了讀者的心。

圖:豐子愷漫畫《冬日可愛》\資料圖片

看着這幅畫,不禁想起堆雪人打雪仗的往事,即便在雪地裏凍得雙手通紅,還是興致勃勃,一點也不覺得冷。可惜那些簡單的樂趣,很多年都沒有體會過了。走到窗邊看看灰沉沉的天空,不禁期待這個冬天能遇見一場漫天大雪。

冬日傲雪的還有蠟梅。豐老先生的漫畫《瓶梅》題詩道:籬角梅初發,一枝輕折來。可憐心未死,猶向膽瓶開。天青色的瓷瓶,清新脫俗,一枝蠟梅斜分而出,含苞、怒放各具其美。旁側一個煙盒,上擱一支香煙,煙霧裊裊升起。

關於冬日青松,豐老先生的漫畫《堆雪人》也有展示。雪後初霽,小院外的場地上,已經堆起一個高過人頭的大雪人,它帶着高高的帽子,手臂裏插一面小三角紅旗,笑裂開了嘴。旁邊有一紅衣一藍衫的孩子,紅衣者伸手在給雪人做最後的整理,藍衫者手握掃帚奮力掃雪,另有一個戴帽圍圍巾的大人,也在掃雪,他們是準備再堆一個雪人吧。院牆邊,兩棵蒼綠的松樹並肩傲雪而立,在白茫茫中尤其出挑。題畫詩為:門前雙松,終歲青蔥,不識衰榮。

豐子愷先生有一幅以「冬嶺秀孤松」為題的漫畫。畫面中遠處是連綿的山巒,一棵青松卓然而立,經冬不凋。山上除了松樹沒有其他綠色,山下的一塊大石頭附近卻有幾叢鬱郁的綠草,與青松的綠遙相呼應。平平整整的大石頭上,兩個男子相對而坐,舉杯對飲。灑脫悠閒之情,絲毫不受冬日寒冷的影響,讓我覺得他們二人也是冬嶺上的青松。

初看這畫,我不明白這煙的寓意,後來讀到杜甫見到籬角秋瓜而作的詩句:「一辭故國十經秋,每見秋瓜憶故丘」,才明白籬角是觸發鄉愁詩意的意象。著名散文家俞平伯評價豐子愷先生的畫作「一片片的落英,都含蓄着人間的情味。」如此,我妄自揣測,這煙裏是不是也應寫滿鄉愁?

冬天到了。晨起看到路上有不少落葉,紅黃綠,浸在小小的水窪裏,色彩更濃烈,被黑色的柏油路面襯着,像一幅畫。陶淵明《四時》詩中寫道:春水滿四澤,夏雲多奇峰。秋月揚明輝,冬嶺秀孤松。四季之景不同,而樂亦無窮也。

今日关键词:歌唱家叶矛去世